泠凛Lynn

飘在风中,落在雨中,滴入心中

【团酷♀】【本宣+试阅】深青色波涛-01(性转+骨科设定,请勿踩雷)

(此文被收录于团酷同人本《黑暗之钟》,淘宝链接的通道就在这里哦)

*现代Paro,酷拉皮卡女性设定,有家族乱伦情节

“所有我曾经得到过的,终于都要还赠给你。”

-1-

此处俨然一个别有洞天的秘境。巨大的落地书柜上,宝蓝、墨绿、金红交相辉映。当天气晴朗时,照进这里的阳光会给书脊上的烫金文字平添辉煌,一如昭示这个家族的财富与荣誉。

尽管如此,库洛洛习惯仰在日光的背面——飘窗旁边角落里的沙发上呼吸书册之间略微陈腐的空气。

“兄长大人。”

“怎……怎么了?”感到这个称呼实在别扭,前一秒还在翻动书页的他忍俊不禁地抬眼。

“这是我亲手为您泡的花茶。”迎着窗前的午后光线,一位金发的清瘦少女走上前,灵巧地将双手端着茶盘的动作切换为单手,得以解放的另一只手谨慎地拂过裙摆后,坐在了被称为“兄长大人”的那个人腿边的飘窗上。

接过递来的茶具,库洛洛煞是恭敬地微笑。一个纯粹形式主义的“感谢”。

“难得你用这种方法称呼我,酷拉皮卡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少女的回应是淡漠的。就连骨瓷茶杯里盛放的澄清液体也是如此,一眼瞧去便是不带温度的寡淡预感。

库洛洛低头,嗅到的是极为纤细的花卉香气,这与“芬芳”、“馥郁”之类的定义相距不少,还略含青涩。轻啜一口,一丝甜味萦绕舌尖,然而即将下咽时,靠近喉管的部分感受到奇妙又浓烈的苦涩。

“有趣的茶。”

他波澜不惊地说道,视线又集中到少女身上,“能够联想到,你为准备这杯茶花了些心思。”

酷拉皮卡沉默片刻,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你过来吧。”

库洛洛把翘起的二郎腿放平,端详着眼前的人。她的表情带着似是而非的厌倦,但周身浑然被薄金色温柔地笼罩。

“凑近一点。”

库洛洛说着,微微眯起眼睛。老实讲,他不怎么喜欢长时间目视太明亮的事物。

一张一合的嘴唇欲言又止,酷拉皮卡迟疑着,双臂撑在飘窗底部的垫子上缓慢地挪动着身体。

蝴蝶正为蜘蛛的邀请而踌躇。

“再近一点。”

话音刚落,未等少女的瞳孔放大,黑发青年迅速单手扼住对方的颈项,力道的余裕冲击到窗户表面的玻璃,一刹那,酷拉皮卡便被迫后背撞在一层冰冷的透明物体上。

“这杯花茶很不错。”茶杯被提起,杯壁抵在挣扎之人的嘴边,坚硬的质感表示对方的牙齿正隔着皮肉做出抵抗,“你怎么不给自己也泡一杯呢?”

杯内的液面晃动不止,有溢出的部分濡湿紧闭的唇瓣,又从颈部蜿蜒而下,前胸部分布料开始颜色变深。

“这么抗拒……还如何教我相信这杯花茶里没有下毒?”

库洛洛缓缓移开茶杯。倏忽,被紧握的咽喉得到一瞬喘息。

“少……少自作聪明了!你自己不还是喝了。”

“那又如何?只不过是配合一下你的‘游戏’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!?你可是会死的!”酷拉皮卡的眼瞳由茶色转为殷红,“还不趁着最后的时间好好反省!”

“我有什么可反省的?”

“不见棺材不落泪……等过一会,等你难受起来,就不会这么想了!”

“那又如何?”库洛洛重复说道。

察觉出青年刺着等臂十字架纹案的额上已出现少许细密的汗珠,酷拉皮卡有了几分把握。

“你就不后悔给他人施加过痛苦吗?”她的神情可谓斩钉截铁,“如果你过去不做那些事,现在不就用不着……咳咳……”

库洛洛恢复手臂的力道。

“我明白了。”

青年拉近二人的距离,压低的声线愈发沙哑,“你的用意其实是‘惩戒’。”

即使声带发不出一点声音,酷拉皮卡的鼻息仿佛“哼”了一声。

“但是很抱歉,我不会反省。”唇舌暧昧地掠过少女的耳垂,“如果需要一个理由,那就是……”

铃兰毒甙。

这四个字眼,库洛洛仅凭气息轻轻念出的时候,犹如手指划过水面书写几个无关紧要的符号一般。

蓦地,酷拉皮卡的眼神陡然黯淡了。

这个人是笃定自己死不了的,她想。

惩戒。若是无法以最深的恐惧威慑住一个人的魂魄,何谈惩戒?

“我建议,你最好也喝一口这茶。”

库洛洛松开了手掌,顺手将一缕凌乱的发丝在她的耳际捋顺。

“过会我肯定是要被管家送进医院检查的。到时候,只有我一个人中毒,同样也在书房里的你却没事,外人会怎么想?”

像完成一次惯常而恶劣的问候似地,他将手伸进少女的裙摆下面,停留几秒,然后抽出。

咚的一声,烫金封皮的厚重书本掉落在了地面上。


TBC.

评论(8)
热度(48)
  1. 大吉泠凛Lynn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还是不太会用LOF,试试转载功能看看。但也不是完全就为了测试转载啦,这真是一篇兼具了知识写作技巧哲学...
© 泠凛Lynn | Powered by LOFTER